窪韓蔬準疻棧凎桯ゐ躉

嫘豢恄鮹

2018-08-28

珩憩岆佽婓怢瑞遜羶衄晤瘍腔奀緊眒冪輛蹅冼檗З騫衵偯屪ㄛ植羲宎倛傖珨跺ァ唅ㄛ扂蠅憩羲宎躲趿夤聆ㄛ奧й夤聆腔け薹珩埣懂埣詢﹝埻懂扂蠅珨跺苤奀艘珨棒ㄛ珨跺苤奀眳綴變善鍚俋珨跺弇离ㄛ涴棒扂蠅腔瑞堁4瘍45煦笘ㄛ扂蠅圉跺華⑩庥庰齟にㄛ扂褫眕藩15煦笘勤坻夤聆珨棒ㄛ涴珩岆菴珨跺﹝蝜扂蠅衄憤寢怹陎褫眕勤室繺齟に善靇邿蛢ㄛ涴欴謗跺炵蹈怹陎賦磁れ懂勤室繯騝僇序珚葅絕庰贏蛢ㄛ呴覂ァ砓怹陎腔楷桯ㄛ涴岆珨跺湮腔輛祭ㄛ坳腔諾潔煦望薹奀潔煦望薹埣懂埣詢﹝菴媼跺憩岆試符羚翋彖笠劼熁普雺笪ㄛ勤怹陎懂佽褫眕籵徹珨虳毀栲腔褪悝呾楊ㄛ籵徹褪悝呾楊ㄛ祥躺艘善堁ㄛ奧й參堁輛俴煦濬ㄛ涴欴眻夤腔憩豢咂啎惆埜ㄛ涴跺華源闡嫁衄堁ㄛ奧й岆妦繫欴腔堁﹝

坻蔚珨輸か腹衾阨笢腔躂芛惟繞婓諾ァ笢腔窒煦賃ㄛ婬芘輵核ㄛ笚奧葩宎ㄛ眻祫撮扲垀夔湛善腔憤癹﹝婓森ㄛ※珋妗迵Д夔§※儕照趥懠蝖敔挺鉾齣鰻曲銓圖堀鶺﹝

撓測刱祰熏懰窸匢冼炯窔數腔も慫ㄛ淴崨覂魂狟ㄛ奧й軗俇賸汜韜腔淕跺盪最﹝﹛﹛壽衾坒忔游游靡腔蚕懂ㄛ衄竭嗣笱換佽﹝筍赻765爛ヶㄛ菴珨跺佹褊祪梲梏斯調熂樿蟋媯闡Ч昋蒩ㄛ坒忔游婓夔砑獗腔欳蚗攄閥排蔥倀榃﹝﹛﹛刓繚腔れ睦倛傖毞輓贍珃匏搚ㄛ埣蔥埣腴ㄛ珨眻善賸景毞栠嫖桽扞覂腔譧譧碩霜峈砦﹝游鏍芢聆ㄛ珩勍絞場膘蕾游赽腔珂捲ㄛ崠冪桴婓涴爵ㄛ萱咡狟醱髓華腔蟯伎錠珧ㄛ珨醱網柲覂ь褸奧泫蹲腔諾ァㄛ玴肪瑲鉸郋芮傱糨蹅﹝

郔笝ㄛ麻棄秪扡珃潮窋衿躓掩倢岈憶隱﹝

陔貌扦控儔3堎19桮蝤釆м萺鍶珝╯往模翋炟炾輪す19梊硜佸騑騠憀羶廒藝弊弊昢ы菱毚伬﹝炾輪す硌堤ㄛ絞ヶㄛ笢藝壽炵楷桯醱還笭猁儂郣﹝扂肮杻檄ぱ軞苀籵徹籵趕睿籵陓悵厥覂謎疑僱籵﹝扂蠅飲玴ㄛ笢藝謗弊俇姪奿堀妅的傴繭贍瓬鷋黻﹝

《眉批心魔--江迅微博選》作者:江迅出版社:日月出版自媒體時代的特點之一就是作者不必被單一平台所綑綁,不合則散,平台只是記錄的媒介,但偏偏新浪微博平台,會動輒推出條款。一般用戶覺得不合理,也就忍氣吞聲或是索性棄用了(這其實也是微博如今沒落的原因之一),但像江迅這樣擇善固執的媒體人,「道別」微博也要有個說法--畢竟寫微博曾是他生活中的一部分,兩年裡他寫了近10萬字,字字皆心血,卻一夜之間被封號清空。身為記者與作者,對於平台必須尊重著作權這一點,他自有堅持。而這堅持,也就成為《眉批心魔》的起點。這本書的副標雖然名為「江迅微博選」,但其中卻兼有收錄他微博與微信朋友圈的文字。幸好自媒體時代有多平台可供選擇,微信為微博做了「備份」,才讓書裡這三年多時光被完整呈現。而讀這本書時,我個人的感受又極特別,因為書中所擷取的時間段--2014年末到2018年的三年多裡,我回到了學校唸書,外面的世界卻發生茖獄穧h驚心動魄的事:香港梁振英時代落幕、台灣蔡英文當選、《炎黃春秋》換血、昂山素姬訪華、杭州G20峰會、陳映真過世、金正男事件、「一帶一路」、港珠澳大橋通車......對觀察與記錄始終保有高度熱忱的江迅,不間斷地記錄下他作為媒體人的工作與生活,也就記錄下了這些匆匆而過的大事件。若干年後,想來這些文字既是一部個人史,也將成為華文世界大歷史中的吉光片羽。他每年都付諸巨大心血的香港書展在2015年也步入了「後雨傘時代」。目睹「港獨」與「去中國化」勢力撕裂香港社會令他痛惜,於是有了「傘裡傘外博弈」論壇。抨擊逢警必反、損害法治行為的立場在那一年的香港格外不討好,卻至少在書展具有包容力的平台上創造了某種辯論的可能。而那年令人同樣印象深刻的還有江迅邀請到香港的頗為轟動的農民詩人余秀華,他也將余秀華寫給他的詩發佈在了微博上。當然,由於華文世界的一流作家多是他的莫逆之交,所以在他的記錄中也時常能見到莫言、閻連科、倪匡、李敖等大咖。而其中最讓我撼動的是2017年他寫到林奕含時的「內心自責」:「我在想,如果當時邀請她來香港書展,她會不會不再選擇那條輕生的路,或者緩一緩她走向輕生的步履。」所謂悲心,不過如是。因為他太愛重作家,所以會為年輕作家生命的殞落怪責自己沒有多做一點什麼。某種意義上,這本書也成為對「微博徹底走向沒落」的一種見證。江迅剛開始寫微博時,自媒體的主戰場其實已經轉向了微信公眾號,而三年過去,今天許多人連公眾號都根本懶得再點閱,微博更早就不再被人們視為言論重鎮,各種限制訪問的條款之下,微博只能變成一種小圈子遊戲,內容也更娛樂化更無關宏旨。所以在讀到這本書裡江迅對「胡耀邦逝世周年」、「汶川地震周年」的文字記錄時會更覺恍如隔世。今天,無論是公知作家還是一般百姓,都不會再用微博去寫這些事,他們寧可寫在設定了「僅三日可見」的微信朋友圈裡......微博的輝煌永不復還,唯有從江迅的書裡還能回味出「末代微博」那引人入勝的餘韻。江迅的「微博體」好看,更在於他不只寫家國大事文壇盛事,更寫了許多生活中的重要之事。「生活無小事,日子才能過成詩。」我印象很深的是他寫香港一頭流浪黑牛在馬鞍山西沙路遭車撞斃,進而帶出了香港因農牧業式微而出現的「流浪牛問題」,這樣的新聞出現在電視上許多人根本不會注意到,但由他一寫,就勾勒出了另一個我們所不熟知的香港切面。再譬如他對年輕人婚姻特性的敏銳洞察:「80後還單身,90後已離婚」、對枸杞保溫杯的感慨、對喪茶和空巢青年的描繪,每一篇不長的小段落讀來都讓人忍俊不禁,疑惑他怎麼還是一點都沒變--還是那麼懂得年輕世代的趨勢和年輕人的痛點,還是有一顆凍齡的心。當了40多年的記者,江迅至今仍然還在第一線跑新聞。他說:「新聞在,記者在;記者在,真相在。」或許正因為從未間斷地奔走在各種新聞與事件現場,他對於當下語境的流變和世情的微妙把握,才會精準如斯。微博會老,微博的時代會結束,但好的時代記錄者卻永不會淡出人們的視野。■文:賈選凝﹝